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防灾减灾 >> 防灾知识

核泄漏的危害有哪些

作者: 文章来源:娄底市人防办 发布时间: 2018-02-24 字体:【】【】【

  核泄漏一般的情况对人员的影响表现在核辐射,也叫做放射性物质,放射性物质可通过呼吸吸入,皮肤伤口及消化道吸收进入体内,引起内辐射,y辐射可穿透一定距离被机体吸收,使人员受到外照射伤害。身体接受的辐射能量越多,其放射病症状越严重,致癌、致畸风险越大。

  放射性物质可通过呼吸吸入,皮肤伤口及消化道吸收进入体内,引起内辐射,y辐射可穿透一定距离被机体吸收,使人员受到外照射伤害。内外照射形成放射病的症状有:疲劳、头昏、失眠、皮肤发红、溃疡、出血、脱发、白血病、呕吐、腹泻等。有时还会增加癌症、畸变、遗传性病变发生率,影响几代人的健康。一般讲,身体接受的辐射能量越多,其放射病症状越严重,致癌、致畸风险越大。

  核泄漏事故后出生的畸形儿

  19年前,位于乌克兰的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事故,爆炸释放出的辐射量约为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能量的200多倍。由于这次事故,核电站周围30公里范围被划为隔离区,附近的居民被疏散。然而,故土总是难离,即使是这样一片浸透着死亡的生病的土地。近年来,陆续有300多名居民偷偷返回隔离区居住。他们生活得到底怎么样?日前,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尼克?索普深入切尔诺贝利隔离区,拜访了这些依然与死神“同居”的人们。

  景色很美,但却像个坟场

  说到在世界上最严重的核泄漏地区穿行,人们想到的可能只有恐惧。而在尼克?索普眼中,切尔诺贝利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令人心动的美景:乌克兰北部清晨的薄雾中,一抹晨光穿透茂密的森林。银色的白桦树亭亭玉立,树叶正渐渐变成金黄;一排排松树郁郁葱葱,本该是采蘑菇的人流连忘返的天堂;纯净透明的蓝天上,点缀着朵朵白云,守护着这片世外桃源般的风景。然而让人无法忽视的是,丛林中随处可见红色的小三角和黄色的辐射标志,提醒着人们这个地方的过去。

  库帕奇是记者一行旅途中经过的一个村子。但这个村子却没有房屋,远远看去,只有一些超出地面少许的土墩,就像一个规模庞大的墓地。但这不是人类的墓地,而是房屋的坟场。向导解释说,因为辐射太强的缘故,当地的房子都被埋了起来。

  鲇鱼大得就像潜水艇

  在核发电站附近,一个受到核辐射的池塘里,超过两米长的鲇鱼正在黄色的池水中游动,巨大的身躯看上去就像是一架潜水艇。记者从桥上丢下了大块大块的面包,它们游上来很快一抢而光,样子很是吓人。

  在4号核反应堆前,也就是当年事故的发生地附近,盛开着一大片鲜艳的桔红色花朵。在切尔诺贝利,到处能看到有人在打扫草坪、修剪篱笆。这种行为让人感到不解,因为这里并没有任何重建行动。这让人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他们在尽力修饰着一具尸体,以便它被交还给亲人埋葬时显得体面一点。

  红苹果落满树下无人拾

  普利佩雅特,曾是大多数核发电厂工人的聚居地,如今却一片荒芜。那里的辐射量非常高,要到达普利佩雅特,要经过三个检查站。在普利佩雅特的中心广场,白杨树疯长,柏油路面开裂,公寓、酒店、办公室全都空无人迹。记者去过无数被战争毁灭的村庄,但还未曾见过这样被生命抛弃的城市。

  在切尔诺贝利附近,随处可见红艳艳的野生苹果,普利佩雅特的中心也一样,树下的落果给这里铺上了一条深红的地毯。核辐射,就像白雪公主那个可恶的后妈,给这里所有的苹果都下了毒。如果谁把这里的苹果咬上一口,就会比白雪公主睡得更久,可能3万年也醒不过来。

  没有风,突然间,一扇金属门却被吹开了。普利佩雅特,是一座幽灵之城。

  300多人偷回隔离区定居

  事故发生之后,有300多人偷偷跑回了自己的家园。这种行为是违法的,但政府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为他们开通了公共汽车,以方便他们去购物、看医生。

  奥尔加?迈卡娅历维娜今年75岁。丈夫死后,她养了一只狗和几只猫做伴。她的女儿们如果要来看她,必须得到有关部门批准。她难道就不怕辐射吗?奥尔加?迈卡娅历维娜对记者的担心报之一笑:“它根本伤害不了我。”与迈卡娅历维娜的精神头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这个处在辐射区边缘的村子里,几乎所有居民都说自己生了重病。一位妇女说,她有三个在事故发生后出生的孩子都天生残疾。

  80公里外的居民也受影响

  在距离切尔诺贝利80公里的莱司特维宁,有许多身患癌症、循环系统疾病、心脏病以及先天残疾的孩子,当地三分之二的男子因为身体虚弱而被军队拒之门外。今年早些时候,该地一个月内有9名壮年男子接连死去。

  联合国发展项目的当地雇员正在鼓励这些居民把他们看作是幸存者而不是受害者。在联合国资助下,青年活动中心、设施良好的学校和医院已经建立起来。即使在这里,人们也能感受到全球范围内的灾难幸存者相互之间的关心。最近,人们最关心的就是发生在美国新奥尔良的飓风灾情。 

  一场贻害无穷的核灾难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造成的放射性污染遍及前苏联15万平方公里的地区,那里居住着694.5万人。由于这次事故,核电站周围30公里范围被划为隔离区,附近的居民被疏散,庄稼被全部掩埋,周围7000米内的树木都逐渐死亡。在日后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10公里范围以内将不能耕作、放牧;10年内100公里范围内被禁止生产牛奶。

  切尔诺贝利的核辐射通过风力、雨水等传播途径,污染了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等一些堪称世界上最富饶的土壤。今日在切尔诺贝利的河里仍有鱼儿漫游,但它们体内积满铯、钚等核子物质。松树则长出褐色的怪枝,显示树木生态因核辐射而出现巨变。

  到现在,参加救援工作的83.4万人中,已有5.5万人丧生,7万人成为残疾人。在现在的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有700万人仍然接受某种形式的补偿。这些补偿可能是每月发放的生活津贴、大学优先录取、或者年度休假。在乌克兰,被认定为由于切尔诺贝利核泄漏而导致的永久性残疾的人数(以及他们的孩子)从1991年的200人增加到1997年的64500人和2001年的91219人,而辐射的影响是随时间推移而递减的。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仍然将年度预算的5%用于补偿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受害者。

  据新近公布的联合国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1986年切尔诺贝利的核泄漏造成的后果远远低于之前的估计。尽管如此,很多专家仍指出,对于幸存者的救助要做的还有很多。